Eng

有機智慧

坪林翡翠樹蛙 當我們ㄔㄚˊ在一起

2019-06-04

某個太陽不時從雲後露臉驅走寒意的上午,在坪林的某一片茶園出現一幅有趣的景象。三位茶農站在茂密的茶樹間,彷彿是三塊佇立在綠浪裡的堅固大石,嘴上聊的是樹況、是蟲害、是這一季的收成,有如廣告畫面般的情景,卻苦了遠處等候許久的攝影師,也逗笑了一眾參與綠色保育查訪的人員。「不好意思,先看我這邊」,聽到攝影師的提醒,茶農們這才想起來,好像是為了拍照才站在這裡厚?

一碰頭就交流茶經的習慣,是他們多年來培養出的默契,也是綠色保育能在坪林穩步發展的重要基礎。「我們常到彼此的茶園幫忙」,莊宇雋像雞媽媽一樣帶著屁股後頭的「小雞」們在茶園中穿梭,一邊說明農友間如何透過猶如古早「換工」的方式,建立起革命情感,「也是因為這樣,才會一個拉一個進來申請綠保。」

而這一天,正是莊宇雋的茶園能否正式加入綠保大家族的關鍵時刻。

「哇,你這個葉子看起來被蟲吃得很厲害耶~有採用什麼方法防治嗎?」「你這邊有看到什麼動物出沒嗎?」「你使用哪些有機肥料?追肥的間隔多長?」小雞們問一句,莊宇雋就要答上好幾句,而這些問答,都是為了瞭解農友的耕作方式是否符合綠保的規範。不過這群綠保查訪人員中,出現了另一位年輕農友詹承得的身影。

走進初春的茶園,茶樹間長滿令農友頭痛的雜草,卻是蜘蛛螳螂等小生物的家。

「我覺得讓農友加入查訪很有意義」,是家中種茶第三代卻也是綠保第一代的詹承得,從一個友善農業新手的角度分享他的看法,「雖然我們農友間平常都會交流,但參加PGS讓我們更知道不同觀點的想法。」他口中的PGS,是近年由慈心基金會推動的「參與式查證系統」,將查證工作從少數專業人員的手中解放,鼓勵消費者和農友一起參與。

就在同一天,上午接受查驗的莊宇雋,到了下午便搖身成為查驗詹承得茶園的農友代表。

當然,綠色保育的重點在「保育」二字,兩位農友都接到不少相關的「考題」,但也都無法被考倒。無論是穿山甲挖的洞、山羌留下的大便、滿地亂跳的小蚱蜢、還是樹蛙留在水桶裡的小蝌蚪,再再顯示他們的茶園已經親切迎接更多生命在此駐留繁衍。不過莊宇雋也承認,「綠保能不能持續,最大的問題還是在人力不足,特別是需要除草的時候,特別辛苦。」

查訪人員詢問農友茶園管理細節與動物出沒狀況,一一詳記於訪查表內。

除草之苦,白國良也相當清楚。「茶園大多在斜坡上,茶樹的排距又窄,不能用除草劑,機器也進不去,就只能蹲在地上一點一點拔。」偏偏坪林山區芒草的生命力旺盛得讓人咬牙切齒,一長便是連綿一片,只能連砍帶挖的移除,「有人說,人手不夠可以請人來體驗,但你想平常不務農的人能『體驗』多久?」

白國良認為,「現在做綠保的困境是,一年的收入可能還不夠付雇工除草、採茶的錢。」偏偏「銷售」是多數農友鞭長莫及的罩門,「我們很希望把我們該做的事做好,讓大家吃到安全、健康的東西,把水庫的水源區照顧好,所以綠色保育需要宣傳再宣傳,讓更多人知道有一群農友在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消費者才是綠保農友最大的後盾。」

綠色保育的十年路上,消費者其實不只是市場終端角色,也是行銷者,現今更是PGS的參與者,未來這條長路,定有更多善念與農友相伴。

核對完農場基本資料與管理狀況後,來到農場實際觀察並詢問不清楚的地方。

 

【翡翠樹蛙在坪林】

翡翠樹蛙是台灣特有種,1981年在翡翠水庫翡翠谷發現。分布在台灣新北市南、北勢溪流域及宜蘭低海拔山區,喜歡在果園、茶園等地附近活動,皮膚敏感,無法承受農藥毒性,只有乾淨無汙染的茶園,翡翠樹蛙才願意搬來做鄰居。

原文刊登: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 慈心大地40期 綠色保育專刊,【春-新北坪林】當我們ㄔㄚˊ在一起
原文來源:http://toaf.org.tw/about/magazine/235-magazine040/878-2019-05-09-07-1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