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

有機智慧

精釀讓東方蜂鷹安心過冬的蜂蜜

新北市三芝區牧蜂農莊

2019-01-02

 文/黃福惠 攝影/黃基峰

「猛禽」是森林生態系的高階掠食者,對物種平衡舉足輕重,其存續與否更是環境品質的關鍵指標,「東方蜂鷹」即為出沒於台灣山區的大型猛禽,當時序入冬、過了野生蜂類的活躍期,人類經營的養蜂場,就能幫助東方蜂鷹度過食物短少的冬日。

牧蜂農莊位於新北市三芝區的山谷中,占地約三公頃,以養蜂製蜜與示範解說為主。經營者簡德源說,東方蜂鷹平時棲息於農莊上方的山區森林,只在覓食時來到農莊,而人類與東方蜂鷹偶遇的場景,就是蜂鷹撲翅逃走,人類驚呼一聲,「我被牠嚇到,牠也被我嚇到!」

打造適合蜜蜂生存的無毒環境

簡家世代在此務農,簡德源是第五代,他做過27年水泥工,直到1999年才以養蜂為重心,有感於蜂農須帶著蜜蜂四處收蜜,便將品牌命名為「牧蜂」。六十多歲的他講話鏗鏘有力,向來客解說時聲音響遍山谷:「蜜蜂吃到農藥沒辦法活,我們這邊不用農藥,就很適合養蜂!」

做水泥工時,他每年僅3個月栽種不用農藥的茭白筍。近年的農莊工作在兒子簡誌良的參與下,更升級至有機規格,考量地緣與威信,他們請慈心來為園區進行檢測,於今年初通過有機驗證,同時以東方蜂鷹為保育標的取得綠保標章。

大葉田香

牧蜂農莊環境自然,園區中可見水邊的大葉田香、水面下的小花石龍草等台灣原生種植物。

提及主要產品蜂蜜,簡德源展現了紮實的專業知能。「蜂蜜為什麼要有產銷履歷、貼上身分證?就是為了防止假蜜!」他解釋,真正的蜂蜜水有澱粉酶,在劇烈搖晃後會混濁,並產生持久不退的泡沫;蜂蜜在攝氏13~18度會結晶,則是因為含有葡萄糖;而所謂冬蜜是極少數在立冬後收到的蜜,嘗起來有鵝掌木花的當歸味‧‧‧‧‧‧

堅持生產高規格真蜂蜜

事實上,每年主要收花蜜的時節僅春分到夏至短短3個月,其餘時間為使蜂群體質強健,在牧蜂農場是以花粉、大豆粉加砂糖來餵食,加糖是因為蜜蜂只吃甜,並有助於冬日產生熱能,靠近採蜜期就不再餵糖,以保持蜂蜜純度;不採取投藥的疾病管理方式,以免藥物殘留在蜂蜜中。

堅持生產高規格真蜂蜜,挑戰在於成本高昂,以及看天吃飯、無法量產的銷售瓶頸,太太心疼簡德源走這條路辛苦,但他一句「不服輸!」,希望人們花錢能吃到貨真價實的好蜜,也透過示範講解,盡量讓產業公開在消費者面前。

談起蜂鷹和蜂農的關係,簡德源說,蜂鷹為了吃蜜蜂幼蟲,不但會把蜂箱蓋子掀起,有時候還會衝撞蜂箱,造成破壞;但蜂鷹也吃虎頭蜂,虎頭蜂是蜜蜂的天敵且防不勝防,蜂鷹可說是幫了大忙,「所以這個蜂鷹喔⋯⋯有時候很討厭牠,但實在也很需要牠。」

鵝掌木花

圖為鵝掌木花,冬蜜是極少數在立冬後收到的蜜,嘗起來會有鵝掌木花的當歸味。

人與蜂鷹的互利共生

那麼,人與鷹要如何互利共生呢?簡德源說他在管理蜜蜂時,會清除一些「違章建築」,像是超出巢片的贅巢穴,或是與舊蜂王競爭的潛在王台,這些棄置的贅巢穴就提供了蜂鷹食物來源。此外,他也在冬季蜂鷹造訪期間栓上蜂箱,減低損失。他強調:「不能因為想把蜂鷹留下來給人看,就故意一直餵食牠!還是要讓蜂鷹回山上育幼。」

目前,牧蜂農場是「台灣猛禽研究會」觀測東方蜂鷹的夥伴,配合相關研究需求,持續增進對蜂鷹的了解。由於農莊環境乾淨自然,園區中除了香水蓮、凌霄花等造景花卉,還有為了水土保持種植的金針花,亦可見自然生長的大葉田香、小花石龍草,以及台灣萍蓬草等原生種植物,動物園也派人來探勘,評估作為台北樹蛙繁殖基地的可能性。

談及這一切的用心營造,簡德源並非沒有生計上的顧慮,但或許正如他經常脫口而出的:「這塊地經由五代傳到我手上,我只是個過客,要把土地乾乾淨淨交給子孫‧‧‧‧‧‧」這就是他禮敬大地,謹遵大自然運行法則,不強求利益的真摯心意。

工蜂

工蜂圍繞著受到蜂農保護的蜂王。當蜂農清除掉超出巢片的贅巢,便提供了蜂鷹食物來源。

東方蜂鷹

分布於亞洲,體型略小於大冠鷲,以蜂類幼蟲為主食,會衝撞蜂窩。頭部較小、嘴喙腳爪修長,形狀似鴿,面部有堅韌細羽可抵禦蜂類螫咬。個體羽色岐異度高,雄鳥眼為暗褐色,雌鳥眼為鮮黃色。雖為候鳥,在台灣亦有留鳥族群。育幼時,雌雄鳥會輪流覓食與守巢。

◎ 原文刊登於里仁為美專刊 第51期

天然的甜蜜滋味>>

宏基龍眼蜂蜜700g
售價 $650
里仁蜂蜜檸檬吸凍
售價 $28
[網購專賣] 喜樂之泉有機香菇醬油膏500ml
售價 $250
情人蜂蜜龍眼蜂蜜700g
售價 $650
宏基泰國龍眼蜂蜜
售價 $500
情人蜂蜜泰國龍眼蜂蜜
售價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