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機智慧

屏東綠川園農場

綠川園農場—品嘗Q甜有機香蕉 冬天正著時

2017-10-01
文/黃福惠 攝影/陳俊羽
自金融業轉職農業的藍明正,樂觀好學,積極學習蕉研所的技術、並吸收資深蕉農的經驗,種植有機香蕉僅短短3年,就種出讓自己及消費者都肯定的高品質有機香蕉!

香蕉是昔日外銷出口的重要經濟作物,也是國人熟悉的香甜滋味。在蕉農與消費者之間,位於屏東的「台灣香蕉研究所」扮演著特別重要的角色,不但是蕉農技術指導的後盾,也協助香蕉催熟與尋找通路等業務,更是在有機香蕉種植上最早取得慈心有機驗證的機構,長期供應里仁店鋪質量兼具的有機香蕉。

「冬季的香蕉生長時間長,特別好吃。」在香蕉研究所服務37年的張春梅代理主任,分享香蕉選購的訣竅:「一般消費者吃的香蕉大多是整根果皮呈黃色,香、Q、甜兼具;不想攝取太多糖分的人,可以選擇兩頭帶綠的;至於果皮表面已經長出深色斑點的所謂芝麻蕉,熟度更高、還可以增加免疫力。如果香蕉整根全黑,就是過熟了。有機香蕉的額外好處是,蕉皮還可以打成精力湯,完全不浪費。香蕉適合保存在14~20℃之間,超過25℃會外青內爛。夏天最好用有洞的乾淨袋子將香蕉整串包起來放在冰箱最下方的蔬果室,保持香蕉的Q度和甜度!」

加入燕南飛計劃 成為專業青農

颱風過境的隔週,張春梅前往合作農友藍明正的蕉園探視並交流經驗。47歲的藍明正,走在映掩的蕉葉間,獨立打理著1,500棵香蕉樹,年產約2.5萬公斤。對他而言,種植有機香蕉是件充滿樂趣的事。很難想像5年前,藍明正仍是一名都會金融業者,因父母年事已高以及對自身生涯的思索,放下高薪回歸故鄉務農。他加入屏東縣政府「燕南飛」計劃習得農技,進入屏科大食品生技研究所補足農學知識,與4位計劃夥伴分租了台糖的休耕農地,從種植秋葵開始,一步步踏上有機耕作之途。

高屏地區的香蕉產量為全台之冠,25~30度的氣溫最適香蕉生長,排水性佳的砂質土壤能讓香蕉果肉甜、口感更Q。藍明正的里港老家曾有人種過香蕉,但為了多方學習,他前去拜訪旗山與新埤的資深蕉農,並接受台灣香蕉研究所的指導,以再生有機農法搭配草生栽培來種植香蕉。

由於不施化學肥料與藥劑,藍明正把割下的雜草和採收香蕉後的殘株、枯葉,原地再生成土壤,提供蕉園有機質和養份來源。他解釋:「如果使用外來堆肥,堆肥裡面的菌和這塊地原有的微生物可能還要打仗,破壞了本來微生物的生態平衡。」這種農法也不耕犁,因為翻了土,無論益菌、害菌、雜草種子都會被翻出來;不翻土也讓養分不易被淋洗還有分解,因此即使終年不休耕,持續種植地力仍充足。

颱風過境後的農務繁重

▲颱風過境後的農務繁重且無奈,香蕉樹與支撐用的竹子大量斷裂,藍明正一一卸下無法收成的受損香蕉。

有機蕉的頑強生命力 讓他堅定信心不放棄

草生栽培能保持生態多樣性,讓地下根系因為草相共生的有益微生物幫忙控制病害,地上則有瓢蟲等益蟲作為蚜蟲等害蟲的掠食者;且下大雨時土壤不易流失,天氣炎熱時又可幫助地面保濕、保溫、保肥。與慣行相較之下,有機香蕉的病蟲害防治要更早發現與開始,次數也需要更多。藍明正注重「清園」,只要香蕉採收後就盡快砍除植株回歸土壤,有感染者便移到農地外圍。

有機栽培的香蕉樹較細瘦,若樹頭太重恐遇颱風摧折,因此為了減重必須疏果;減除多餘產量也是為了提高品質,藍明正從未因香蕉品相差而滯銷,他在田裡會先篩選,連自己都不想買的就留在田裡當養分,或把格外品分給親友吃。「我做有機的初念就是想要改變生產結構,讓品質好到人家願意一根接一根吃,而不是到消費端變成廚餘,那才是暴殄天物。」

然而在去年夏天,紅蜘蛛肆虐香蕉園將藍明正打到谷底,他不斷自問:「怎麼辦?做有機怎麼這麼困難?」後來他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每隔兩天帶著噴霧器去沖洗蕉葉,紅蜘蛛竟逐漸退散,這過程更堅定了他做有機的信心,也帶來深刻的感動:「看著這生命體慢慢長大,中間可能遇到病蟲害,我跟它一起解決;雖然用最笨的方法,但它不僅復活還結實累累。植株不會因為得到病害就放棄,我有什麼理由放棄呢?」

看著藍明正一週7天都往香蕉園跑,雖然太太抱怨香蕉比自己重要,但也不得不承認藍明正看起來很快樂,而且他種出來的香蕉還真的很好吃呢!

巡視香蕉園

▲蕉研所張春梅代理主任與藍明正一同巡視香蕉園,沿路指點園區維護與整理的重要工作,以生產優質有機香蕉為目標。

    屏東綠川園農場

    場主:藍明正

    品項:香蕉

    盛產季節:全年皆有,冬天最香甜

    地點:屏東縣麟洛鄉

    驗證書字號:HOA-C-471